陈烟又

佛系更新vv

我不知道你在开心什么亦或是在难过什么
我只想抱抱你

安哥生日快乐w

生日快乐!撒fafa!祝安哥跟雷狮白头偕老!

好喜欢月南!!
就是吃冷cp真的好难过。
哇,即没太太又没粮
企图自己产粮(打死

『雷安』我们,终为殊途

 
雷狮啊雷狮啊他是个思念成疾的鬼
还有一位近视眼的阴阳眼先生
ooc严重前提

写得好爽,突然想作死写系列,哇,那肯定很刺激
没眼看(捂脸
    _______
     
     
      我知道他在我身边,虽然我闭着眼,但我仍能感受到床铺微微塌陷。有柔软的布条随着夜晚的凉风轻拂过我的脸,有些痒。哪来的风,噢,我临睡前忘了关窗。

       有人在我房间,他是谁?

       我猜想着他的模样,或许不胖应该极瘦,连被子塌陷的感觉都如此微弱。也许他长得极丑,丑得见不得人。也许他好看得惊心动魄,勾引了的人。也许他温柔又会照顾人,也许他虽然霸气却又绅士待人。

       我不知道。

       突然好奇起来。我按耐不住,偷偷睁开一只眼,半眯着想看看他。在模糊的视线里,他背对着我,坐在我的床边,面对着窗。

      月光沿着窗户滚落,洒满一地碎银。顺带勾勒出他干净的脸部线条。

       原来是这么好看的人啊。

       不应这景的只有那条布带还在被风吹得四处打转。时时还碰到我的脸,真是极煞风景了。

       接着,我告诉自己,我这一定在做梦。于是我准备闭上眼,继续躺尸。但他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   『你醒了。』他顿了顿,转过身。『是我把你吵醒了吗?』

       我听到我的心在砰砰直跳了,我想就差那么一点,就一点点,或许它就会跳出来了。

     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。沉默了很久,还是决定披上外套起身,抓起桌上的眼镜戴上,世界就一下子变得清明起来了。

      终于清楚的看见他了,在那一秒,我的心莫名的悸动,空了。

      他的模样明明还是少年意十足,声音却是沙哑低暗的厉害。但眼睛却着实漂亮,深深浅浅的紫生动又明媚,仿佛黑夜里指引的星光,我一时竞会不过神来。只是脸色极差,苍白到病态。就像,就像死去的人一样。我忍不住胡思乱想。   


    『嘿,是啊,我当然早就死了,我可是鬼啊,你怕不怕?』他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
      但为什么要用着调侃的语气说着明明一点都不好笑的事?

      我没反驳,我知道我的神奇体质,那跟开了个负面buff差不多。这过来的二十年一路上不知道被它折腾出了多少麻烦事。

      房间内很安静,我们谁也没有再开口。我不习惯这种几乎是凝滞的感觉。琢磨着该如何说话。

    『人们都说鬼滞留于这世间,是有舍不得放不下的东西,所以迟迟不肯离去,所以,先生你是为了什么』我抬头望向他。

    『我吗』他低低笑着。沙沙的声音撩拨了心弦,我不禁心头一震。『时间啊,真是种无趣的东西,他的样子在我的记忆里都快模糊成一团了。』

    天快亮的时候,他起身与我道别,说和我聊天很愉快。

    『我没能和人聊天的日子可是扳着指头也数不过来了。你可是第一个能看见我的人类。』他明明笑着,眼里却有着说不尽悲伤。

      他最后说,

      他是雷狮,他在找一个人,他在找安迷修。

      他一说到安迷修这三个字的时候,眉眼之间一下子就生动起来,甚至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。就像阳光慢慢洒进了阴翳。  

          
      他是笑着说完这句话的,字里行间都是他的满足。  

     
     能被雷狮称为干净的人,到底是什么样子啊。  

     若此生有幸,我想我一定要见见他。

    我闭上眼舒服得伸了个懒腰,翻开日记,提笔写下:

    真巧,我也叫安迷修。

    但我没有告诉他。

    同名不同人,我可从未记得我生命中有过这样的一个雷狮。他是这样的特别,若是出现,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。

    天亮了,忙碌的一天又要开始了啊
   

『瑞金』格瑞,我独属于你/情人节篇/

虽然情人节过去很久了,但我就是想写啊
(。ò ∀ ó。)

.日子虽长,但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。

:冬天的太阳温温软软的,即使有光,暖意也是薄薄的一层。就像是藕线,薄稀而又透彻却又朦朦胧胧的存在着,整个世界被罩在一种清冷的色调里。

他们站在海边。

这里,只有海浪打击石礁和路旁风车飞转的哗哗声,海深深浅浅的蓝向远处蔓延过去与天际交汇。

“哈”金呼出一口白气。他搓了搓手又跺跺脚,扭过头去,向着身边的男人:“天气可真是冷啊。”

金的身子轻轻往前倒去,于是顺理成章的被罩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格瑞环住金的手,小心翼翼的将其拥住。热乎乎的暖意从脚尖开始攀升,直至充盈整个大脑。

“格瑞的拥抱比太阳都暖和呢。”金舒服地蹭了蹭。

格瑞扬唇,揉乱了金的头发,看起来乱糟糟的。金的发色是干净的暖阳色。温暖,明亮。

格瑞虔诚地吻上他的发,喃喃念道,你也是我的太阳啊,生命中唯一的太阳,温暖我整整一生。
感受到头顶的温度,金微微一愣,又仿佛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,抬起头来,看着格瑞扬着好看弧度的唇,踮起脚来,快速的在上面轻轻一点而过后,又害羞低下头去。

“格,格瑞,情人节快乐”声音轻软,还伴着紧张以至于小到几乎听不见。当然格瑞听的一清二楚。“金,情人节快乐。”格瑞看着心悦之人泛红的耳朵,甜甜的蜜粉红,可爱极了。愉悦再也忍不住,格瑞俯下身去,轻轻吻住他的唇瓣,温柔至极。